当前位置: www.xpj.com >行业信息

甘肃去年风电弃风率达39% 通道不畅是主因

发布日期:2016-08-05点击量:146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风,是甘肃省的特色资源。上世纪末,甘肃开始大力开发“风光”资源,酒泉风电基地,金昌、武威、酒泉等光伏发电基地相继建成。然而,新能源的发展之路并不平坦:投产不久,甘肃就深陷“弃风、弃光、限电”的困局,大量风机、光伏设备长期处于闲置状态。弃风弃光原因何在?有何破解之策?请看记者调查——

弃风弃光设备闲置

  去年风电弃风率达39%,技术障碍、通道不畅、市场消纳不足是限电主因

  走进广袤的河西走廊,一望无际的风机、光伏板在大漠戈壁的映衬下熠熠生辉,铁塔银线沿着祁连山脉向远方延伸。根据《中国风能资源评估报告(2009年)》,甘肃省有效风能资源理论储量为2.37亿千瓦,可装机容量约8200万千瓦;太阳能总辐射量为4800—6400兆焦/平方米,据保守估计,仅河西地区技术可开发量就高达1亿千瓦以上,堪称“无限风光”。

  然而,记者走访发现,很多风机并没有开动;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大量光伏设备也处于闲置状态——浩大的新能源工程未能给甘肃带来丰厚的经济回报,却深陷弃风、弃光、限电的“囧途”。

  国网甘肃企业调度中心主任陈振寰先容,“2015年,全省风电利用小时数仅为1184小时、弃风率达39%,光电利用小时数仅为1061小时、弃光率达31%,弃风、弃光电量高达108亿千瓦时,占新能源可发电量36.97%。”而甘肃更是全国弃风、弃光问题最严重的省份,弃风、弃光严重制约着新能源产业的健康运行和进一步发展。

  据了解,弃风弃光最重要的原因是新能源爆发式增长与市场消纳能力不足之间的矛盾。“电网能接纳多少风电和光电,直接受限于有多大的调峰能力。”陈振寰先容,新能源出力不稳定、电网波动大,调峰技术不足等限制着新能源电力的输出。甘肃省电力企业风电中心主任汪宁渤先容,风能光能丰富的地区消纳能力不强,而能源需求旺盛的华东、华中、华南等地却受跨区特高压输送通道建设滞后影响,电网无法按规划实现电能跨区输送,造成可再生能源白白浪费。

  另一方面,据相关专家分析,近年来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能源消耗减少,也使得使风电、光电这对“新生儿”雪上加霜。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甘肃售电量持续负增长;与此同时,近年来甘肃省新能源装机却猛增,电力电量出现了大量富余。

成本过高并网受困

  需加速推进新能源与传统电网并网,解决输电不畅问题

  国网甘肃企业发展策划部主任王赟中先容,甘肃省经济总量小,2014年全社会用电量仅为1095亿千瓦时,2015年甘肃电网最大负荷仅1300万千瓦。而甘肃省外送电力目前仅为100多万千瓦。加上损耗,总共能消纳的电力产能不超过1500万千瓦。然而,甘肃省电源装机总量已超过4600万千瓦。

  王赟中说,“在电力市场供大于求的情况下,弃风、弃光、弃火是必然的,现在甚至有人提出要弃水。”按照各种电源建设投入和产出分摊,水电最便宜,上网价格在每千瓦时0.2元左右;火电价格在0.3元左右;风电为0.5元到0.6元之间;光电最贵,约0.9元。

    相关专家认为,无论现状如何,从国家的能源战略布局以及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考量,加快发展可再生能源、减少使用化石能源都是必然选择,“我国已庄重承诺,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须达到15%。显然,要大力发展新能源,必须首先破解‘弃风弃光限电’的困局。”

  而从甘肃省的情况来看,火电与水电共同作为主力电源,承担电网基荷,新能源提供清洁高效的有效补充。火电、水电联合运行,共同承担电网的调峰任务。据先容,火电、水电与新能源通过恰当的配比可以高效衔接、相互配合,这也是解决新能源“并网难”技术问题的有效途径。

  输电通道建设正在加速推进。不久前,甘肃新能源送出工程“±800千伏酒泉至湖南特高压输变电工程”酒泉换流站土建施工完成,进入电气安装阶段。该工程预计2017年建成使用。国网甘肃企业总经理李明说,“通过这条新能源高速公路,每年约420亿千瓦时的电量直流华中地区,能有效缓解新能源消纳的燃眉之急。”

  2011年以来,甘肃乃至西北地区的电网建设迎来高峰。国网甘肃企业累计投资300亿元,先后建成750千伏西北联网第一通道、750千伏西北联网第二通道、750千伏兰天宝输电线路、800千伏天中输变电工程等,这批工程投入运营使甘肃河西断面电网输送能力从90万千瓦增长到500万千瓦,基本满足了新能源上网的刚性需求。

综合考量统筹协调

  新能源消纳是系统性问题,亟待建立全国范围的布局和规划

  如何提升消纳能力,政府、电网、新能源企业的探索和努力从未停歇。例如,由电网企业搭台,政府主导,新能源发电企业将减少弃光增加的收入部分让利于用电企业,鼓励企业多用电的同时提高新能源企业的发电量,这一做法使金昌光伏出力提高了20%。

  相关专家建议,在当前经济形势下,要立足“全国一盘棋”,建立全国范围的新能源消纳布局和规划已经势在必行。汪宁渤说,国家可以出台促进新能源在更大范围内消纳的政策。比如,借鉴“西电东送”和“三峡送出”解决水电消纳的成功经验,统筹规划并加快跨区输电骨干通道建设进度,建立可再生能源在全国范围内消纳的配额机制,鼓励全社会接受和消纳可再生能源。

  日前,国家能源局已出台《关于建立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目标引导制度的意见》,明确了中国各省2020年全社会用电量中非水电可再生能源消耗总量比重,为建立可再生能源配额、电力绿色证书交易、碳减排交易等配套保障机制提供了政策保障。

  在3月底召开的全球能源互联网大会专题论坛上,李明呼吁,“全球能源互联网离大家并不遥远。大家相信,依托全球能源互联网战略构想,通过甘肃建设全球能源互联网中国西部示范基地,可以从根本上解决甘肃新能源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

  在李明看来,新能源消纳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必须采取经济、技术手段相结合,多措并举,才能实现新能源产业的健康发展。要彻底破解新能源发展的瓶颈,使“无限风光”跨越“囧途”走上“坦途”,最终还得靠国家层面的整体规划引导。业内专家指出,弃风弃光限电,本质上是能源市场供求关系严重失衡的结果。然而,在各种审批权限不断下放的背景下,各地盲目大干快上、追求风电光电装机容量的风险进一步增加。从国家层面看,电力发展应求真务实、综合考量、统筹协调,避免重复建设和能源浪费。

国家部委

  •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
  • 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 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
  • 国家能源局
  • 国家铁路局

电力行业

  • 国家能源发展网
  • 国家电网企业
  • 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企业
  • 中国华能集团企业
  • 中国大唐集团企业
  • 中国华电集团企业
  • 中国国电集团企业
  • 中国电力投资集团企业
  • 国家开发投资企业
  • 中国新葡萄京娱乐场欢迎你咨询企业
  • 国家电力信息网
  • 中国电力网

建筑行业

  • 中国建筑工程总企业
  • 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企业
  • 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企业
  • 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有限企业
  • 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
  • 中国铁路通信信号集团企业
  • 中国铁路工程总企业
  • 中国铁道建筑总企业
  • 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企业
  •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
  • 中国葛洲坝集团企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